首页 > 热点资讯 >新闻内容

餐饮行业的竞争!

2020年10月11日 17:34

 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.9亿元,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。



 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,十年一大坎,而今年的餐饮行业,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。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,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,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,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,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。








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,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,转租的转租、倒闭的倒闭。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,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


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

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,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,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,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。



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,你说,餐饮能好做吗?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,同一家店铺,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。餐饮店开的越多,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,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。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,不惜大幅度的降价,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,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,黯然退场。




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,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,就必定要进行“曝光”。餐饮商家最常见的“曝光”方式就是在某团、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。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,想要获取更多的“流量”,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,无休止的被压榨。你说你不投钱,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



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,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,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,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,可同时,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%-25%的抽成

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,利润越做越低,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: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,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。

许明开一家餐饮店,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,按照20%的抽成比例,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,一年就是12万,抛去人工、租金、水电等成本,利润所剩无几,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,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,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,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。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,有着强大的流量,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,通过这种方式,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。


羊毛出在羊身上,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,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。一份普通的水饺,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,到了外卖上,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,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。


       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,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,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,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。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,继续被压榨,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。


相关推荐

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曝已出狱,国美零售市值涨幅超20%

今日,“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曝已出狱”一跃成为热门话题。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的人生更是充满传奇色彩,他曾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之大陆首富,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亦排名第一。从众人崇拜到千夫所指,黄光裕案承载了太多的舆论与想象。黄光裕或将出狱?2010年8月30日,法院宣判,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、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获刑14年。据了解,黄光裕入狱服刑后共计获得过两次减刑机会。第一次减刑发生在2012年,当年6月18日,减刑10个月。第二次减刑发生在2016年,当年5月31日,减刑11个月。综上可知,黄光裕共减刑21个月,理论上,黄光裕在2021年2月16日就可以恢复自由身,前提是其没有获得更多减刑。但近日有消息称,黄光裕已于近日出狱,国美官方或将于今晚对外公布。受此消息影响,国美系概念股集体飙升,国美零售涨幅超20%,国美金融科技涨幅超60%。截至目前,国美零售涨幅达17.39%,股价为1.62港元。虽然不在江湖,但黄光裕出狱传闻不断。今年四月,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李虹曾回应,黄光裕正常刑期到2021年2月16日,没有变化。此次是否又是空穴来风,静待国美官方的公开回应。

2020年06月25日 11:52

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的客服电话是多少?

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的电话0755-21110011

2020年06月23日 13:46

遇到租赁纠纷,怎么用《合同法》维权!

当下,面对高额的房价,很多人买一套房几乎是“集三代之力”,还有很多人在“望房兴叹”。所以,很多在城市打拼的人都会选择租房,特别是刚刚工作的年轻人,为了找比较便宜的房子租,屡屡“搬家”,过着“颠沛流离”的生活。现在,房租也涨了,由买不起房,到租不起房,这背后的凄凉与辛酸,没有经历过的人恐怕是无法体味的。在租赁法律关系中,房东往往处于强势地位,星爷电影《功夫》中包租婆“一三五停水……”的霸气表现,把该强势地位演绎得淋漓尽致。在租金缴纳方面,还有什么“押一付二”,甚至是“押一付三”,就更不用说了,为了能够有个地方落脚,只能臣服。其实,在现实生活当中,租赁双方的关系还是比较和谐融洽的。当然,这是建立在房东尽职尽责、不乱涨价和承租人按时缴纳租金、不损坏房屋设施的基础之上的。若一方出现问题,或者双方都出现问题,那就剑拔弩张了。现在,是一个互联网时代,很多租赁关系都是通过网络平台建立的,网络确实给我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,但是由于利益的驱动,而鱼龙混杂。也正是由于资本的嗜血,而导致很多无良的商家出现。比如,为了让房屋租金增加而制造虚假的租赁关系(有些平台在房屋首次租赁时有优惠,所以让内部员工短期租赁,然后再出租)。再比如,有些刚刚装修好的房屋,而且有些装修材料甲醛严重超标,没有等到空气质量达到正常值就将房屋出租。但是,没有办法,“没有买卖,就没有杀害”,市场越是巨大,资本就越会疯狂的嗜血,作为市场的“弱势群体”最终会被吸干,化作一缕青烟,随风飘散……那么,作为出租人(房东)就没有什么法律来约束和惩罚他吗?有,肯定有!从合同角度分析,出租人用于出租的租赁物在出租之前就必须安全适租,那么在出租之后仍然要维护租赁物的安全适租,即有确保房屋不影响承租人人身安全、身体健康的义务。根据《合同法》第二百三十三条“租赁物危及承租人的安全或者健康的,即使承租人订立合同时明知该租赁物质量不合格,承租人仍然可以随时解除合同”之规定,当危急承租人安全或健康的,租赁合同是否解除是承租人的权利,即便是承租人不解除合同,也不能因此而免除出租人维护租赁物安全适租的义务。但是,一般的租赁合同都是房东拟定的,在条款设置方面就对房东有利,所以从《合同法》角度分析,房东的违法(违约)成本会很小。那么,由于租赁的房屋对承租人的财产、人身造成损害了,从侵权角度分析,想维权其实也并不简单。根据《侵权责任法》的相关规定,构成一般侵权的四要件:一要有侵权行为,二要有损害结果,三要有过错,四侵权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要有因果联系。用“阿里员工疑因住自如病故”事件举例,王先生生前承租的该套房屋甲醛超标(关于甲醛超标问题,房屋甲醛超标是王先生的妻子检测的),自如将不适租的房屋出租,显然已经存在过错;由于甲醛会对身体产生巨大的危害,经检测自如出租的该房屋甲醛超标,每天释放的甲醛就相当于侵权行为的产生与持续;现在王先生已经死亡,这就是损害结果。所以,在该事件当中,一要证明王先生所租赁的自如房屋甲醛是否超标,二要证明王先生的死亡与自如房屋甲醛的超标是否存在因果关系,若有,则必然需要承担侵权责任,若无,则又会是另外一番结果。所以,作为承租人,如果遇到不好的房东,遇到房屋有问题,真的很痛。维权可以,但是很多人在面对高额的维权成本(这个成本并不是单指金钱,时间、精力等这些都是成本)时,而选择了“忍气吞声”继续租下去,或者,性格比较烈的人在与房东“干一架”之后就搬离,“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”,可是看着万家灯火,却不知那一盏是为自己点的,那一份悲凉,那一份辛酸,不知如何描述……都说合同是在平等、自愿的基础之上,在经过协商一致的前提下订立的,可是,在现实生活中能有几个合同是这样的?除非订立合同的双方“势均力敌”!否则,弱的一方只能是接受、同意!在租赁合同关系之中亦是如此,出租方提供的几乎都是格式合同,一个字都不能改动,甚至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变。所以,若要租房子,一定要找一个好房东,这个房东可以是公司,也可以是个人。

2020年05月31日 16:54